“这里……这里没有别人吧?”

“当然没有。噢,对了,虫尾巴在这里,不过我们不把害虫计算在内,是不是?”

他用魔杖一指他身后那面书墙,砰的一声,一扇暗门打开了,露出一道窄窄的楼梯,一个小个子男人呆若木鸡地站在上面。

“想必你已经很清楚,虫尾巴,我们来客人了。”

斯内普懒洋洋地说。

那男人弓着腰走下最后几级楼梯,来到房间里。

他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小眼睛,尖鼻子,脸上堆着不自然的假笑。他用左手抚摸着右手,右手看上去像是戴着一只银亮的白手套。

“纳西莎!”

他用吱吱的声音说,“贝拉特里克斯!多么迷人——”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虫尾巴会给我们端来饮料,”

斯内普说,“然后他就会回到他自己的卧室去。”

虫尾巴闪身一躲,好像斯内普朝他扔出了什么东西。

海边戏水女孩美白肌肤姣好身材

“我不是你的仆人!”

他躲闪着斯内普的目光,用吱吱的声音说。

“是吗?我以为黑魔王把你安排在这里是为了帮助我的。”

“帮助,没错。

但不是给你端饮料,也不是给你打扫房间!”

“虫尾巴,没想到你还渴望得到更危险的任务。”

斯内普用油滑的腔调说,

“这很容易办到:我去跟黑魔王说——”

“如果我愿意,我自己会跟他说的!”

“你当然可以。”

斯内普讥笑着说,“至于眼下嘛,你还是给我们端饮料吧。来一点儿小精灵酿的葡萄酒就行。”

虫尾巴迟疑了片刻,还是转过身,从另一道暗门出去了。

她们听见了砰砰的声音,还听见了玻璃杯丁当的碰撞声。

几秒钟后他回来了,用托盘端着一只脏兮兮的酒瓶和三只玻璃杯。

他把托盘放在那张摇摇晃晃的桌子上,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地离开了,重重地关上了那扇被书隐藏的门。

斯内普倒出三杯血红色的葡萄酒,递了两杯给姐妹俩。

纳西莎嘟哝了一句“谢谢”,贝拉特里克斯什么也没说,继续狠狠地瞪着斯内普。

但这似乎并没有让斯内普感到局促不安,他好像觉得这挺好笑的。

“为了黑魔王。”

三个人举起杯子一口喝干了。

纳西莎接过第二杯酒,一口气说开了:“西弗勒斯,真对不起,这个样子来打扰你,可是我必须来见你,我想,只有你一个人能帮助我——”

斯内普举起一只手制止了她,然后再次用魔杖一指那道楼梯暗门。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和一声尖叫,接着便是虫尾巴慌忙逃上楼去的声音。

“抱歉,”斯内普说,“他最近养成了爱偷听的毛病,真不明白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你刚才说到哪儿了,纳西莎?”

纳西莎颤抖着深深吸了口气,又开始说了起来。

“西弗勒斯,我知道我不该来这儿,我被告知,对什么人也不能说的,可是——”

“那就应该管住你的舌头!”

贝拉特里克斯吼道,“特别是当着眼前这个人!”

“眼前这个人?”

斯内普讥讽地重复道,“这话我该作何理解,贝拉特里克斯?”

“就是我不相信你,斯内普,其实你心里很明白!”

纳西莎发出了一点声音,像是无泪的抽泣,然后用手捂住了脸。斯内普把杯子放在桌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两只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笑眯眯地看着贝拉特里克斯那张怒气冲冲的脸。

“纳西莎,我认为我们最好听听贝拉特里克斯迫不及待地想说些什么,免得她没完没了地打搅我们。

好了,你接着说吧,贝拉特里克斯,”斯内普说,“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有一百个理由!”贝拉特里克斯一边大声说着一边从沙发后面大步走了过来,把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从哪儿说起呢?黑魔王失势时,你在哪儿?

他消失后,你为什么不做任何努力去寻找他?

这些年来,你在邓布利多手下苟且偷生,究竟做了些什么?

你为什么阻止黑魔王得到魔法石?

黑魔王复活后,你为什么没有立刻回来?

几个星期前,我们奋勇战斗,为黑魔王夺取预言球时,你又在哪儿?

还有,斯内普,哈利·波特为什么还活着?

他有五年时间可以随你任意处置!”

她停了下来,胸脯剧烈地起伏着,面颊涨得通红。在她身后,纳西莎一动不动地坐着,脸仍然埋在双手里。

斯内普笑了。

“在我回答你之前——

你可以把我的话转告给那些在背后议论我的人,可以把关于我叛变的不实之词汇报给黑魔王!

但在我回答你之前,先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真的认为黑魔王没有问过我这每一个问题吗?

你真的认为,如果我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我还能坐在这儿跟你说话吗?”

她迟疑着。

“我知道他相信你,但——”

“你认为他弄错了?

或者我竟然骗过了他?竟然捉弄了黑魔王——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世界上最有成就的摄神取念高手?”

贝拉特里克斯没有说话,但她的神情第一次显得有点儿困惑。

斯内普没有抓住不放,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继续说道:“你刚才问,黑魔王失势时,我在哪儿。

我在他命令我去的地方,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因为他希望我在那儿暗中监视邓布利多。

我猜,你肯定知道,我是听从黑魔王的吩咐,才接受那个教职的吧?”

她几乎不易察觉地点了点头,张开嘴想说话,但斯内普抢先阻止了她。

“你还问,当他消失后,我为什么没有努力去寻找他。

我没有去寻找他的原因,跟埃弗利、亚克斯利、卡罗夫妇、格雷伯克、卢修斯,”

他朝纳西莎微微偏了偏脑袋,

“以及其他许多人一样。我以为他完蛋了。

我并不为此感到自豪,我做错了,但情况就是这样……如果他不能原谅我们在那个时候失去信心,他的追随者就所剩无几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还有我!”贝拉特里克斯激动地说,“为了他,我在阿兹卡班蹲了许多年!”

xiazaitxt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