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商会,天域鼎鼎有名的坊市商会。

此商会与北苍万宝阁不同,天域只此一家,正是开在将古城中,再无分号。

按道理来说,这商会如此古板,要么就是小,要么就是没落,但清风商会却恰恰相反,几乎囊括了天域六成的财富。

清风商会到底多有钱,谁也不知,只知道他拥有的财富,是外人无法想象的存在。

即便是君弈,都没有一个大致的概念,不过是凭借想象去猜。

这倒不是因为君弈见识少,而是君家的财富已经够多了,他对钱已经没有什么想法了,可到了今天,他才发现自己真的小看了清风商会。

众人离开交易场,顺着通道向着深处走去。

此间通道幽深,但却没有丝毫狭窄漆黑的感觉,反而因为两侧明亮柔和的光芒,将此地映照的一片通透。

“阳蚀珠!”

君弈下意识抬头看去,只一观顿时心头一跳,双目骤缩,眼中有些难以置信。

阳蚀珠,在极热火山内蕴养的奇异火珠,受太阳光焰催化,少见的天材地宝,任何一颗都是极为珍贵的奇物,修炼的至宝。

即便是君弈,都不会小视,但席雄,竟是将其作为照明的工具,而且足足有八颗之多,简直骇人听闻。

田园风短发素颜女神真绝色

如此一幕,君弈本以为就是极限了,没想到过了通道,他都生出了一种见识浅薄的感觉,当真是匪夷所思。

一块块石阶用赤尘晴岩铺就,一片片屋檐用星天琉璃装饰,一根根柱子,更是用的怀云木,还有那月寒花,南菇木,竟都是拿来作为庭院的绿植,还有珍奇难见的珍珠奇玉,在这里都只是寻常的装饰。

君弈看得暗自咋舌,清风商会当真都是大手笔,即便是盛时期的君家,都不曾如此奢侈。

不过相比君弈,莫亦千与醉癫狂就好了很多,一个个面无表情,安心的护佑在君弈两侧,小心的探查着周围。

倒不是他们两人心思沉稳,而是对这里的大部分东西都不认识,只当是寻常好看的东西罢了,没有在意。

至于炎毒火精,就更是过分,眼睛亮晶晶的长大了嘴巴,嘴角甚至流着口水,看着那些奇珍异宝满目贪婪,这些对他来说,可都是大补之物。

席万神色平静,洛玉馨也只是茫然的跟着,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看不懂,心中只对眼前出现的陌生父亲,心潮起伏。

众人一同入内,直到入了厅堂大殿,这才在满目奢华中落座木椅。

“大家都不要客气,都是自己人。”

席雄招呼着众人,脸上一片亲切,口中说着,不过目光,却时不时的在洛玉馨的身上扫着,眼中透着些许温和。

好一会,席雄的目光才落到了席万身上,口中长叹:“二弟,你受苦了啊!”

“大哥见外了。”

席万微微摇头,眼中有着些许感叹,说真的,二十年时间,他根本都没想到能如此顺利的回来,恍若如梦。

席雄脸上神情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试探着问道:“二弟,那微儿她…”

“唉…”

席万闻言口中长叹,让席雄的脸一瞬变得煞白,身躯颤抖,瞳孔放大,有些不敢听席万口中的话:“她陨落了。”

“轰!”

席雄身躯一震,体内有恐怖威势炸裂开来,王威弥漫,让众人有些难以抵抗。

“嗤…”

这时,屋外有数道破风声传来,强横气息流转逼近,笼罩整个厅堂,此间隐隐还有些许杀机流淌,扩散其中。

众人嗅到寒意,下意识心生警惕。

只是下一刻,却见席雄无力的抬起手来,轻轻的摆了摆,低沉道:“退下!”

“传讯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嗤嗤…”

一言而出,没有丝毫回应,但屋外的动静却是很快完消失,厅堂内外,又恢复了一片平静,针落可闻。

“让大家见笑了。”

席雄牵强一笑,脸上神情难看,颤声低语道:“二弟,可以给我说说吗?”

“呼…”

席万深吸一口气,连同洛玉馨都看了过来,明眸轻颤,露着些许让人疼惜的惊惧,只听席万细细道:“那是十九年前,我与嫂嫂,还有…”

“我们抱着馨儿,与护卫从洛家返回,却是在路过风云山的时候,遭到了袭杀,近百名武者,将我们团团包围。”

“护卫们拼死,才杀出了一条血路,让我们四人突围了出来。”

席万脸上神情愤恨,目露狠色,狰狞着咬牙切齿:“但奈何他们人多势众,我们只能分散逃跑,可谁成想我们刚刚分散,那些追杀的人就好像目的明确一般,直追向嫂嫂,我想去救,却为时已晚。”

“嫂嫂就被那些人,斩杀…”

“轰!”

“该死!”

席雄周身灵力失控,武王境恐怖威势直接将厅堂中的桌椅部推翻,还有那些奇珍异宝完轰烂,厅堂一片狼藉。

众人神情凝重,心头压力倍增,面对武王境强者的威势,他们根本无力抵抗。

“呼…”

席雄深吸一口气,将周身威压散去,整了整情绪,才勉强的看向众人,目露歉意:“抱歉,又失态了。”

“会长至情至性,真情流露,何来抱歉?”

君弈微微一笑,摆了摆手示意席雄不必在意,只是其眼中的目光却是隐隐有些深邃,略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快速压下。

席万也是趁此机会稳了稳心中情绪,这才将后面的事情完告知:“此后,我便带着馨儿一路逃窜,进入了北苍大陆。”

“北苍大陆?”

席雄一愣,随即又有些恍然,微微点头道:“怪不得,原来是这样。”

“我们叔侄两在北苍,一躲就是二十年,直到近日来才有机会重归天域。”

席万言至于此,又有些无奈,苦笑道:“谁成想到了商会门前,告知了来意,却被当成了贼人,差点被拉去活埋。”

“活埋?”

席雄眉头一拧,狠狠的一拍桌子,目露狠色:“简直是岂有此理,如此大事,竟不告知于我,定要将此还施其身。”

“罢了,事情已经过去了。”

席万轻轻摆手,算是安慰席雄,让其不要在意,又笑着看向君弈,轻声道:“那日,若不是君兄弟正巧在安宁谷。”

“我们两个怕是真的见不到大哥了。”

席雄一听,压下心头怒火,神情肃然起身,冲着君弈再次郑重躬身行礼:“君兄弟救命大恩,当真让某何以为报?”

“席会长不必如此。”

君弈脸上有些无奈,连忙将席雄扶起:“当真不用在意,我与席老哥在北苍大陆也是旧识,不过是顺手而为罢了,算不得什么。”

“不!”

席雄却是大手一摆,丝毫不理会君弈所言,认真的掏出一玉牌,递了上去:“君兄弟不在意,但我席雄却不能不在乎。”

“此物,乃是清风商会的顶级宝卡,持有者在清风商会交易任何物品,都只收其原价的三成,小小礼物,席某厚颜还请君兄弟收下。”

“这…”

君弈一愣,倒是没想到席雄这么舍得,连其身后的莫亦千与醉癫狂都是心下震惊,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在清风商会交易任何物品,都只收原价的三成,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武者所需,任何一个都算的上是恐怖,价值连城。

如此馈赠,当真算的上是大

出血,可谓诚意十足了。

众人目光汇聚,都看向君弈,却见其竟是洒然一笑,微微摇头:“席会长,此物太过贵重,我不能收。”

“这…”

席雄一愣,没想到天域还有人能拒绝的了这般馈赠,心中有些不可思议,不由得试探道:“君兄弟可是觉得太少?”

“若是如此…”

席雄开口,大手一挥就要再掏,却被君弈阻止,脸上有些哭笑不得:“君某不是嫌少,搭救席老哥也并非是为财,真真是顺手而已。”

“若是席会长真要回报,此物倒是不必了,君某正有一事,心生烦恼。”

“哦?”

席雄闻言眼睛一亮,连忙笑呵呵开口:“君兄弟请说,不管是什么,只要天域有的,我席某人能拿得出手的,绝不二话。”

“没那么严重。”

君弈伸手,示意莫亦千从怀中取出一物,竟是一碎布,递到了席雄面前:“席会长广交八方,所见众多,不知是否使得此物?”

“这是?”

席雄眉头微皱,伸手从君弈手中将碎布接过,他还以为是什么,没想到是求问线索,倒是让他没有想到。

席万也是心生好奇,下意识的凑了过去,想看看究竟是什么。

席雄手中抓着碎布,两人仔细的打量着,上面有着些许线条残断,而且大多都被暗红色的血渍遮掩,让人看不真切。

席万一观有些茫然,对此根本没有印象,倒是席雄若有所思。

“席会长可是有线索?”

君弈自然不会放过这般细节,试探着开口。

莫亦千也是眼睛瞪着,一眨不眨的看着席雄,眼中满是殷切,原本平静的心,都在此刻疯狂的跳动起来,声若擂鼓。

“这,好像有些眼熟。”

席雄微微开口,一言而出顿时让君弈与莫亦千呼吸微凝,只听其继续道:“似乎与云武宗的服饰有些相似,不过,好像却又不大相同,。”

“呵,也许是我看错了,毕竟只是一块残破的碎布,信息太少了。”

“云武宗?”

君弈立刻抓住了席雄口中的关键,这宗门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随即凝神问道:“席会长刚才所说云武宗是…?”

“这云武宗算是有些好运,怎么说呢…”

席雄闻言哑然失笑,略有些调侃:“传言这云武宗,曾经只是一伙流寇势力,靠着四处打劫为生,笼络了一批武者。”

“后来不知怎的,与斩岳剑派产生了些许纠葛,这才在几十年前成立了宗门。”

“原来是这样。”

君弈微微点头,怪不得从没听说过,原来只是一伙流寇,下意识与莫亦千对视一眼,看到了其眼中的坚定。

“此番多谢席会长了,这消息对我们非常有用。”

君弈也没有犹豫,只是冲着席雄抱拳,轻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也还有事要做,就不再叨扰,告辞了。”

“这,君兄弟这就要走?”

席雄没想到君弈这么果断,连洛玉馨都下意识踏前一步,俏脸上满是不舍:“君大哥,你不多留几天吗?”

“不了,我们还有要事要办。”

君弈抬手,也不避讳场中众人,轻轻的拍了拍洛玉馨的肩膀,轻笑道:“此行不易,找到了父亲可要好好的聊一聊,恩?”

“恩。”

洛玉馨微微一愣,随即脸颊有些泛红,只是轻轻点头。

席雄与席万两人看着这一幕,神情莫名,却也没有多言。

“君某告辞,后会有期。”

君弈脸上笑容温润,冲着几人轻轻拱手,便不再留恋,转身带着三人踏步离去,身形很快便消失在了入内而来的通道中。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