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脚步声嗵嗵嗵地上了楼梯,一眨眼间,马尔福被泼拉到一边,四个穿着黑袍子的人破门而出,拥到了围墙边。

哈利这时候仍然动弹不得,看得出他怀着惊恐的心情,因为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四个陌生人:显然食死徒在下面的搏斗中占了“上风”。

至少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不是吗?

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似乎本来就应该这样。

一个身材粗壮、脸上带着古怪狞笑的歪嘴男人发出了呼哧带喘的笑声。

“邓布利多被逼到墙角了!”

他说完便转向后面的壮实的小个子女人,她看上去像是他的妹妹,脸上也带着迫不及待的笑容:“邓布利多没有魔杖,邓布利多孤立无援!

干得漂亮,德拉科,干得漂亮!”

“晚上好,阿米库斯,”邓布利多语气十分平静,像是在欢迎那人参加茶会:“你还带来了阿莱克斯……太可爱了……”

那女人恼怒地假笑了一声。

“你都死到临头了,还以为这些小玩笑能救你的命?”

“玩笑?不,不,这是礼貌。”

红唇美女清纯范迷人美背私房写真

“动手吧。”

站得离哈利最近的那个陌生人说,他四肢修长,灰色的头发和络腮胡子都纽结在一起,那件食死徒的黑袍子很不舒服地紧紧勒在身上。

他的声音很古怪,是哈利从来没听过的:一种嘶嘶刺耳的咆哮。

哈利还闻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冲鼻的怪味儿,混杂着泥土味、汗味,以及——毫无疑问——血腥味。

他肮脏的手指上留着长长的黄指甲。

“是你吗,芬里尔?”

“没错,”那人用刺耳的声音说:“见到我很高兴吧,邓布利多?”

“不,不能说很高兴……”

芬里尔·格雷伯克咧嘴一笑,露出尖尖的牙齿。

鲜血滴到他的下巴上,他慢慢地、令人恶心地舔着嘴唇。

就连在外面房顶上看着这一切的乔恩都开始觉得恶心了,他发誓,他真的非常讨厌这种脏东西,讨厌到只是看到就想要把他处理掉的地步。

“但你知道我是多么喜欢孩子,邓布利多。”

“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现在即使在月亮不圆的日子你也要咬人?

这可真奇怪……你养成了这种吃人肉的癖好,一个月一次都不能满足吗?”

“说得对,”

格雷伯克说:“我让你震惊了,是不是,邓布利多?

现在我开始让你害怕了?”

“唉,坦白地说,确实让我感到有些恶心,而且,我是有点儿震惊:这位德拉科竟然偏偏把你请到他的朋友们居住的学校里来……”

“我没有,”马尔福喘着气说。

他没有看格雷伯克,似乎连瞄都不愿意瞄他一眼。

“我不知道他要来——”

“我可不愿意错过到霍格沃茨来的美差,邓布利多。”

格雷伯克用刺耳的声音说:“有这么多的喉咙可以撕开……味道真好,味道真好啊……”

说着,他举起一根黄黄的指甲剔起了大门牙,一边朝邓布利多狞笑着。

“我可以把你当成餐后的甜食,邓布利多……”

“不行。”

第四个食死徒厉声说道,他满脸横肉,一副凶相。

“我们有命令的。必须让德拉科动手,好了,德拉科,快行动吧。”

马尔福更加没有斗志了。

他看上去很害怕,呆呆地瞪着邓布利多的脸。

邓布利多的脸色越发苍白,个头也显得比平常矮了许多,因为他靠在墙上的身体一直在往下出溜。

“要我说,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反正也不多了!”

那个歪嘴男人说,他妹妹在一旁呼哧呼哧地笑着给他助阵:“你看看他——你这是怎么回事啊,邓老头儿?”

“唉,体力不支,反应迟钝啊,阿米库斯。”

邓布利多说:“总之,年老不中用啦……总有一天,你也会落到这步田地……如果你幸运的话……”

“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话是什么意思?”

食死徒突然变得凶狠起来:“你还是老样子,邓老头儿。

满嘴空话,不干实事,我真弄不懂黑魔王为什么要把你干掉!

好了,德拉科,快动手吧!”

就在这时,下面又传来许多人混战的声音,其中一个人喊道:“他们把楼梯堵住了——粉身碎骨!粉身碎骨!”

哈利的心欢跳起来:这么说,这四个人并没有把对手完全消灭,他们只是突围出来跑到了塔楼顶上,而且,听下面的声音,他们好像在身后筑了一道路障——

“快,德拉科,快动手吧!”

可是马尔福抖得太厉害了,没有办法瞄准目标。

“我来吧。”

格雷伯克恶狠狠地说着就朝邓布利多逼了过去,他张开两只手,露出了嘴里的尖牙。

“我说过不行!”

一道强光一闪,狼人被击到一边,撞在墙上,差点儿摔倒,脸上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哈利站在那儿,被邓布利多的魔咒束缚着,心咚咚跳得像打鼓一样,但竟然谁也听不见,这简直不可思议——只要他能够动弹,他就可以从隐形衣下面射出魔咒——

“德拉科,快动手,不然就闪开,让我们——”

然而就在这时,通向围墙的门又一次被撞开了,斯内普攥着魔杖站在那里,一双黑眼睛迅速扫视着面前的场景,从瘫倒在墙上的邓布利多到那四个食死徒——其中包括气势汹汹的狼人,还有马尔福。

“我们遇到难题了,斯内普,”体格粗壮的阿米库斯说,他的目光和魔杖都牢牢地盯住邓布利多:“这小伙子好像不能——”

但是另外一个人念着斯内普的名字,声音很轻很轻。

“西弗勒斯……”

这声音比哈利整晚经历的任何事情都叫他害怕,邓布利多在哀求,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斯内普没有说话,他走上前,粗暴地把马尔福推到一边。

三个食死徒一言不发地闪到了后面,就连狼人似乎也被吓住了。

斯内普凝视了邓布利多片刻,他脸上粗犷的线条里刻着深深的厌恶和仇恨。

“西弗勒斯……请求你……”

斯内普举起魔杖,直指邓布利多。

“阿瓦达索命!”

斯内普的魔杖尖上射出一道绿光,不偏不倚地击中了邓布利多的脸膛。

哈利惊恐的尖叫声被憋在了喉咙里,他发不出声音,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邓布利多被击到空中。

邓布利多似乎在那闪亮的骷髅下停留了一秒钟,然后像一个破烂的大玩偶似的,慢慢地仰面倒下去,从围墙的垛口上栽下去不见了。

xiazaitxt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