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感到昏昏欲睡。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旋转。

“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就这样完蛋了,”里德尔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孤零零地在密室里,被朋友们抛弃。

他不自量力地向黑魔王挑战,终于败在了黑魔王的手下。

哈利,你很快就要跟你亲爱的麻瓜母亲会面了……

她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让你又苟活了十二年……

可是伏地魔终于把你干掉了,其实,你早就知道他一定会做到这一点的。”

哈利心想,如果他正在死去,倒不算特别难受,就连疼痛的感觉也慢慢减轻了……

可是,这难道真是死亡吗?

密室不仅没有变得一片漆黑,反而渐渐清晰起来。

哈利轻轻摇了摇头,他看见了福克斯,大鸟仍然把脑袋靠在他的胳膊上。

他的伤口周围闪烁着一片珍珠般的泪水——咦,奇怪,伤口怎么不见了?

“滚开,你这只破鸟,”里德尔的声音突然说道,“快从他身上滚开。听见没有,滚开!”

粉色软妹少女柔润恬静唯美写真

他看起来气急败坏,哪怕他一开始不知道不死鸟的眼泪的效果,现在也知道了。

哈利抬起头,里德尔正用哈利的魔杖指着福克斯。

“嘭”的一声巨响,像打枪一样,福克斯飞了起来,如同一股金色和红色组成的旋风。

“不死鸟的眼泪……”里德尔小声地说,眼睛盯着哈利的胳膊,“有疗伤的作用……是我忘记了……”

他注视着哈利的脸:“不过没有关系。

实际上,我认为这样更好。

只有你和我,哈利·波特……

你和我……”

他举起魔杖,在这时,福克斯迅速地扑扇着翅膀,又在他们头顶上盘旋了,随即,一样东西落在了哈利的膝盖上——那本日记。

在那生死关头的一刹那,哈利,以及仍然举着魔杖的里德尔,眼睛都盯住了它。

乔恩也看着,如果哈利反应不过来,他就会控制那根蛇怪的毒牙,扎进笔记本里面去。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哈利没有思考,也没有半点犹豫,好像他一直就打定主意要这么做似的,他一把抓起身边地上的蛇怪毒牙,径直把它插进了日记本的中心。

随着一声可怕的、持久的、穿透耳膜的尖叫,一股股墨水从日记本里汹涌地喷射出来,顺着哈利的双手淌到地上。

里德尔扭曲着、挣扎着,双臂不停地挥舞着,嘴里发出声声惨叫,然后……他消失了。

“啪嗒”一声,哈利的魔杖掉在地上,然后一切都沉寂下来,只听见、墨水仍然从日记本里嘀嗒嘀嗒地渗出来的声音。

蛇怪的毒液把日记本灼穿了一个洞,还在嘶嘶地冒着黑烟。

哈利浑身颤抖,支撑着站了起来。

他感到天旋地转,就好像刚刚用飞路粉旅行了十万八千里似的。

慢慢地,他重新抬起他的魔杖和分院帽,又使出吃奶的力气,从蛇怪的上腭里拔出了那把银光闪闪的宝剑。

这时,一声轻轻的呻吟从密室那头传来。

金妮醒了过来,并且开始动弹了。

哈利匆匆赶过去时,金妮坐了起来。

她茫然的目光先落到蛇怪庞大的尸体上,又落到穿着血迹斑斑的长袍的哈利身上,最后落到他手里的日记上。

她打了一个哆嗉,倒抽一口冷气,眼泪便哗哗地流了下来。

“哈利——哈利——吃早饭的时候,我——我想告诉你的,可是当着珀西的面,我没——没法说。

是我干的,哈利——可是我——我发誓我——我不是有意的,是里——里德尔逼我的,他——他控制了我。

你——你是怎么杀死那个——那个家伙的?

里德尔在——在哪里?

我——我最后只记得他从日记里出来——”

“现在没事了,”哈利说,他给金妮看那个被毒牙穿透的大洞,“里德尔完蛋了。看,他和蛇怪都完蛋了。走吧,金妮,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我会被开除的!”当哈利搀扶着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时,金妮哭泣着说,“自从比——比尔来了以后,我就一直盼着到霍格沃茨来念书,现在我不得不离开了,爸爸妈妈会怎——怎么说呢?”

福克斯在密室的入口处盘旋,等待着他们。

哈利催金妮快走,他们跨过蛇怪一动不动的盘绕的尸体,穿过昏暗空旷、回音阵阵的房间,回到了隧道里。

哈利听见,两扇石门在他们身后哧溜一下轻轻合上了。

……

但是密室并没有就此平静下来。

确定密室的入口已经封锁上了,乔恩便从幻影之中显出影子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手套。

虽然没什么意义。

空旷的密室之中回荡着他的脚步声,还有水流的声音。

哈利带走了那本被扎破的日记本,可是破碎的魂器,根本就没有了用处。

“就知道现在的小年轻做事不严谨,还得别人给他收拾手尾,这一天天的,净给别人擦屁股了。”

不过发牢骚归发牢骚,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那么,我们可爱的里德尔先生,虽然你现在很有可能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灵魂碎片在死去的蛇怪的身体之中祈求一丝苟活,不过不管你打算着什么,你都不会成功的,那么接下来是你自己出来呢,还是我帮你呢?”

空气里没有任何回声。

“好的,那我就知道你的选择了。”

乔恩弹了弹手指,纤细的银色丝线从他的手指之中迸发出来,正是魔网探出来的触手。

毕竟是里德尔的灵魂——虽然这个魂器做得非常粗劣,而且那个时候他分离出来的灵魂力量也不是很强大,不过终究是人类的灵魂,作为食物的话,要比阿拉戈克手下那些蜘蛛强多了。

魔网的触手就好像是潜在的精神毒药,针对灵魂碎片这种存在实在是强效的不得了,一下子就将隐藏在蛇怪躯体之中的金色的灵魂力量提取了出来。

“何必呢?明明安心接受死亡的话,就不会遭这个罪了,可惜,作为汤姆·里德尔,安心接受死亡的这件事,从来就没有写在你的字典上吧?”

xiazaitxt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