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老谭太医也愣了一下,满宝正捏着笔埋头苦写,将写好的东西递给他看,“您看改这个方子怎么样?”

老谭太医回神,低头看了一眼方子后抬头看满宝,良久,点了点头道:“很好,我看,以后小公子的伤还真的得你来治。”

殷老夫人回神,“老谭太医?”

老谭太医对殷老夫人道:“老夫人,小周大夫比我更适合来医治小公子。”

殷老夫人便看向满宝,满宝也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她。

半响,她叹了一口气,点头道:“那以后就有劳小周大夫了。”

满宝扬开大大的微笑,并不推辞,直接应下来道:“老夫人放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

殷老夫人叹息一声,扶着丫头的手起身,回头看了一眼内室后便走了。

满宝看着殷老夫人慢慢消失的背影,奇怪的看向老谭太医,“这不是能治吗……”

为什么就跟殷或要完了一样?

老谭太医浅笑道:“这是好事,以后啊,你就好好治吧。”

爱吃草莓奶牛蛋糕小美女出浴照

殷老夫人越纠结,就越说明她内心其实已经松动了,只有已经考量了殷或的想法,她才会纠结。

老谭太医看着年轻的满宝,微笑道:“初生牛犊不怕虎,有些事啊,还真需要你们这些小年轻冲一冲才好。”

虽然落在他们一群大人眼里有些冲动,不够稳健,甚至是有些不知死活,但人生就是这样不是吗?

总会出些小意外,已经墨守成规的老家伙们才愿意动起脑筋想事情。

老谭太医笑问满宝,“你那什么输血大法能不能也教一教老夫?老夫听说郑家的小子用一本医书跟你换了这个法子?”

满宝立即道:“没有,没有,只是互相交流而已,我也只看了三天。”

然后把书抄下来慢慢看而已。

交流还好听点儿,交换就显得太霸道了。

老谭太医就笑道:“正巧,我也有些独门的医术,不如我拿一个来和你交流交流?”

满宝连连点头,“好呀,好呀,那有空我去府上拜访?”

“好呀,”老谭太医笑道:“拿着我家的门帖上门就可以。”

两个大夫在外面说得热闹,里面的三个人也说得热闹,要不是长寿提醒,他们都不知道天黑了。

殷家留下他们吃晚食。

满宝看了一眼殷或后答应了,本想拒绝的老谭太医见了,也想和满宝多说一会儿话,也答应了。

他们也不去别的地方,就在殷或的外间里吃饭。

殷或伤的是脖子下来一些的锁骨位置,虽然疼,但坚持一下他还是可以下床的。

他又素来能忍,于是也下床坐在了饭桌边。

满宝点着汤道:“这汤很清淡,你可以多喝点儿。”

白二郎正盛汤,顺手就给他盛了一碗,喝了一口后道:“别说,你家厨娘做的还真不错,可以和容姨比一比了。”

老谭太医也先喝汤,然后感叹道:“汤养人呀。”

满宝深以为然的点头,“所以要胖就得喝汤。”

殷老夫人还是第一次吃饭的时候这么热闹,心情颇有点儿奇异。

她勉强找到了一个话题,笑着问两个大夫,“不知道七郎适合喝什么汤,回头我让厨房给他做。”

满宝立即道:“那可就多了,我可以列出三张纸出来,你们再根据他的口味随意调换呗,对了,你喜欢喝什么汤?”

最后一句话是问殷或的。

殷或歪头想了想后道:“我都可以。”

白善就道:“排骨汤好喝。”

白二郎提议,“我倒觉得羊肉汤不错。”

满宝道:“鸡汤也好喝。”

老谭太医笑眯眯的听着,一直等到满宝真的写了满满的一张汤品给她,殷老夫人才回过神来。

她让人送满宝出去,再回过头来看孙子时,就见他脸上又恢复了往常的面无表情,见祖母看过来,他表扯了扯嘴角浅笑开,行了一礼后就回内室休息去了。

殷老夫人叹息一声,到底没有和他谈心。

一是她还没拿定主意,她怕如果殷或向她提起不成亲的话题,她不答应,他又会伤害自己;二是,昨天晚上闹得太过,恐怕她再说什么,他也不会太相信,就好比她一样,现在她还敢信他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吗?

所以还是等儿子回来吧,到时候让他们父子谈一谈。

不过……

殷老夫人皱了皱眉,扶着大丫头的手回了正院,然后招来大管家问,“查到了吗?”

大管家躬身道:“查了,那丫头的哥哥是前院管着马厩的,那些话是他教他妹妹说的,我查过,那小子前日从外面拿回来一包银子,打了一顿他就招了,说是出门的时候被拦住的,那包银子是定金,事成之后还有一笔钱呢。”

“那个人呢?”

“没查到,他也再没出现过,但小的让人画下了画像,这几日就让人悄悄的去查。”

殷老夫人沉思起来,半响后道:“让人拿着画像去三皇子府、王家还有和三皇子走得近的那几家里查一查,悄悄的查,别惊动了人。”

大管家吓了一跳,“老夫人……”

“也不需要做什么,就查清楚那个人是谁就好,”她神色不明的道:“就差一点点儿,我总要知道是谁干的……”

昨天晚上要不是长寿撞了那一下……殷老夫人只是想一想就脊背一寒,她不管背后那人是就要冲着他们殷家来的,还是冲着周满来的,但有可能受伤害最大的却是她的孙子。

殷老夫人在殷或的问题上是优柔寡断了一些,但她在其他方面却果决得很,且也不是个傻子。

她沉吟片刻,问道:“苏坚靴子上钉子的事儿查出来了吗?”

“没听到消息,倒是马场和苏家死了几个下人。”大管家躬身问道:“要不要小的去查一查?”

“恐怕查不出什么来……”殷老夫人沉思片刻后道:“我记得过不了多久卢家的大夫人寿辰是吧?打听一下封老夫人去不去,要是去,我也去凑凑热闹。”

大管家连忙应下,躬身而去。

殷或刺杀自己的事只在小范围内传开了,这算是丑闻,殷家当然不会外传,奈何正有人盯着满宝他们,于是他们就发现老谭太医连着两天上门,一打听便就打听到了。

妙书屋

最新网址:.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