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到一名二十级精英追随者,宋健已经感到很满意了。

“赞美你,曙光女神,我发誓,将一直追随在您的专属骑士身后,不离不弃!”那名已经成为宋健追随者的黎明战士似乎受到了鼓舞,大声吼叫着,挥舞长剑,朝着血腥男爵冲去;

“呵呵,小伙劲头很足啊!”宋健脸上露出了微笑,不过很快,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

“他刚才说什么,曙光骑士,曙光女神的专属骑士,他要一直追随在……”宋健脸色顿时一变:“雾草,我不是曙光骑士啊,我也没有信奉曙光女神啊,我只是偶尔学了一招可能是曙光骑士的剑技……”

“他以后要是发现,我不是曙光骑士,会不会拿剑砍我?”

“妈妈,我好慌啊!”

……

想到这里,宋健顿时发觉,眼前这个刚收的黎明战士变成了一个烫手山芋,早知道就不招募了!

吼~

血腥男爵此时挥舞矛刃,直接刺穿了一名黎明战士的胸口,猛的朝上一举,顿时将这个黎明战士举了起来,然后狠狠朝一旁摔去;

噗~

那名黎明战士原本80的气血值,竟然瞬间跌到了残血状态,散发着刺眼红色的气血槽只剩下了一点点。

甜美学生妹的制服私房

“雾草,刚招募上就要挂了吗?”宋健大惊失色,连忙施展了一个“外科治疗”在那名被boss扔出来的黎明战士身上。

原来,刚才boss攻击的,正是宋健刚刚招募的那名黎明战士;

塞了一瓶初级治疗药剂和几块烤肉给那个斜靠在岩壁上的黎明战士,吩咐他在一旁休息,宋健提起剑,朝着血腥男爵冲了过去;

折翼之舞!

剑丝!

宋健围着血腥男爵一阵狂砍,不一会的功夫,就把血腥男爵的仇恨值给抢了过来,让剩下的两名黎明战士压力大减。

宋健刚才那一招神圣招架,让boss心有余悸,望向宋健的眼神,也满是忌惮的神色。但手中的矛刃,威力却没有丝毫减弱,不断发出尖锐的呼啸声,朝着宋健身上戳去;

boss的伤害很高,每一击都能对宋健造成五六十点伤害,当宋健气血值下降到一半以下后,只能施展太极剑法来抵挡boss的攻击;

身后两名黎明战士也在不断攻击,boss头顶上不断飘起一连串的伤害数字,气血值慢慢下降,很快就降到了一半以下;

实际上,一群人中宋健的攻击力最强悍,接下来就要数黑龙幼崽,三名黎明战士的攻击力只能排在最末。

看着两名黎明战士奋力挥舞双手长剑,宋健心里忍不住吐槽:“你说你们伤害这么低,还不如拿面盾牌当t,非要用双手剑玩惩戒系,这不是浪催的吗!”

“该死的爬虫,给我滚开!”血腥男爵突然一举矛刃,狠狠朝着半空中的黑龙幼崽拍去;

原来在施展太极剑法时,boss的仇恨值竟然被黑龙幼崽给抢了过去;

飞在半空中的黑龙幼崽没想到boss会突然攻击它,一不小心,竟然被一矛刃给拍了下来,朝着旁边的岩壁砸去。

轰隆~

整个洞穴都微微颤抖起来,黑龙幼崽呼扇着翅膀,奋力从地上站起,朝着血腥男爵发出了一声咆哮;

啪~

黑龙幼崽的翅膀突然将一支摆放在柜子上的实验瓶给扇飞了出去,撞击在岩壁上,顿时摔的粉碎;

血腥男爵攻击动作一滞,朝着那支实验瓶望了一眼,眼中满是肉疼般的痛苦神色。

已经被打的节节败退的宋健眼睛一亮:“咦,这个boss似乎对周围这些实验器械很上心啊,难道说……”

想到这里,宋健直接命令那个半躺着恢复的追随者:“去,尽你最大可能破坏周围的实验器械!”

虽然有着宋健的恢复气血光环加成,还有初级治疗药剂和烤肉,但是时间太短,那名黎明战士的气血值也只恢复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样子,仍然不能参加战斗。

但光破坏一下周围的环境还是没有问题,黎明战士-亚站起身来,挥舞长剑,朝着身旁的一个试验柜砍去;

嘭嘭嘭~

撞击声不断响起,血腥男爵身体不断颤抖,好几次想要转身朝着那个正在破坏的黎明战士冲去,但他的仇恨值现在却牢牢锁定在了宋健身上,系统的规则,让他无法突破束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珍贵的实验器材被一件件摧毁。

“吼,你们都该死!”血腥男爵顿时变得愤怒起来,但此时他几乎一半的注意力都被那个正在破坏实验器材的黎明战士吸引,战斗中根本无法专心,几乎所有的技能都释放的乱七八糟,不是直接释放失败,就是准头差了十万八千里,让宋健一行人顿时感觉压力大减。

当血腥男爵气血值下降到80以下后,终于开始释放出压箱底的绝招,致命一击!

boss挥舞矛刃,一道道赤红色的气息朝着它的矛尖凝聚过去,接着它猛的将矛刃朝着地面砸去;

轰隆!

一声巨响,五道赤红色的光线,从矛刃撞击地面的部位绽放出来,朝着宋健,黑龙幼崽和三名黎明战士射去;

唰~

红光的速度极快,根本来不及反应,宋健只感觉眼前一道红光穿过,胸口处就传来一阵清凉的感觉;

iss

一个淡蓝色的字体从他的头顶上飘了起来;

黑龙幼崽也被一道红色光芒穿过身体,但它的头顶上也飘起了一个大大的iss

宋健心里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朝着正在破坏实验器材的追随者望去,这名追随者气血值到现在只恢复了34,如果真的被大招命中,肯定会被直接秒杀;

还好,它的头顶上也飘起了一个iss。

就在这时,一名黎明战士突然闷哼一声,身体就好像被一柄重锤砸中,突然朝后飞去,头顶上飘起了一个八百多点的伤害数字,气血值直接降到了三十多点;

血腥男爵的这一招是随即伤害,只能对在场所有人中的其中一人造成伤害,而且这一招并不受仇恨值影响。

看到那个破坏实验器材的黎明战士并没有受到伤害,血腥男爵的眼中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攻击动作也变得更加狂暴起来;

宋健的气血值下降的厉害,看到boss只剩下不到20的气血值,宋健一咬牙,直接将不灭剑体施展出来,淡金色的光芒顿时将他笼罩在内,就好像身披金色战甲一般。

“去死吧!”宋健手腕一翻,赤火心猿剑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朝着血腥男爵的心脏狠狠刺了过去;

……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