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宝和白善几人这才到前面去招呼他们请来的客人,当然是把明达和长豫给带上了。

老周家人现在还不知道这两个小姑娘的身份呢,只觉得他们带来的随从可真多,而且气势也很不一般。

周大郎就找了满宝道:“你这两个朋友带来了好些人,安排在哪儿?”

满宝想了想道:“把他们安排在前院送饭吧,我带她们去后面园子的敞轩里用饭。”

能在敞轩里用饭的,都是满宝和白善几人在京城里很要紧的朋友,每个地方坐的客人都不一样,大家身份相当,地位也相当,这样才能玩得开,这也是周大郎两次办喜事才学到的。

京城的规矩忒多。

一点儿也不像他们七里村,只按照远近亲疏来安排就好,尊贵的,基本上凑不出来一桌。

敞轩里正坐着吹牛的几人看到满宝带着明达和长豫过来都愣了一下,赵六郎揉了揉眼睛,喃喃道:“我就说我刚才没看错吧,你们偏说我花眼了,我这是花眼了吗?”

封宗平等几个咽了咽口水,连忙起身要行礼。

明达挥手道:“大家不必多礼,我和姐姐今日是微服出来的。”

虽然这样说,大家还是拱手行了一礼,这才坐下。

在场的,大部分都见过明达公主和长豫公主,如果没见过,那多半是没跟着长辈们进宫参加过宴会。

清纯美白桑桑黄竹仪绿茵唯美写真

因为赵六郎是她们表哥,所以便和他们坐了一桌,他很好奇的问明达,“陛下和娘娘怎么放你们出来了?”

白二郎正喝茶,闻言喷了一下,乐道:“你说这话好像她们是什么一样。”

众人不解,“是什么?”

明达和长豫也看了过去,白善和满宝在桌子底下一人给了他一脚,白二郎吃痛,这才反应过来,紧闭着嘴巴道:“没什么,我乱说的。”

明达和长豫又不傻,眯起眼睛来看着他。

白二郎却突然指着前面道:“看,杨学兄他们来了。”

明达和长豫立即扭头去看,就见杨和书和唐鹤相携走来,明达还罢,长豫是眼睛都看直了,恨不得捧着脸星星眼看着杨和书。

杨和书和唐鹤现在的身份也的确比他们高,于是大家又再次纷纷起身行礼。

俩人看到两位公主在此也有些惊讶,不过他们面色没多少改变,行过礼后便看向满宝:“我们到那边去做。”

长豫就拉扯满宝的衣裳。

满宝本来想留他们在这边坐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大家毕竟比较亲近嘛。

但一被长豫拉扯,满宝立即点头,还问杨和书,“学嫂怎么样了?孩子可健康吗?”

杨和书笑着答了几句,然后就和唐鹤换了地方,到了园子的另一处去,那边坐着刘太医几人。

等杨和书的背影消失不见了,长豫才收回目光叹息道:“你怎么不留他在此用饭呢?”

不等满宝回答,长豫又乐滋滋的道:“不过今日能近前看他也不错了,对了,杨夫人已经产子了?那孩子长得是像杨大人多些,还是像她多一些?”

她自言自语的道:“最好还是像杨大人多些,将来我嫁人生了女儿就让他们结亲家。”

满宝:……

“对了,我们快些吃饭吧,一会儿就去驿馆里看高丽来的美男子。”

满宝这会儿确定了,她就是喜欢看好看的人。

满宝一边夹了一个馒头,一边问道:“你如此看脸,以后怎么招驸马?”

长豫撇了撇嘴道:“招驸马又不一样了,我倒是想看脸,但父皇肯定要先看家世的,还有才华之类的,脸倒是最次的了,哎,可惜我生不逢时啊。”

她生得太晚了。

众人对这种言论早习惯了,尤其是京城里长大的男孩子们,不论是比杨和书年长的,同龄的,还是年幼的,都会受到一些影响。

但没办法,谁让他家世好,文采好也就算了,偏还长得这么好呢?

大家吃饱喝足,也懒得挪地方,这园子的景致也不错,干脆就坐在敞轩里喝茶吃点心赏景。

赵六郎只来过这宅子三四次,正背着手欣赏时突然看到远处围墙下似乎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不由指了地方问道:“那块地上种的什么?”

满宝抬头看了一眼后道:“白菜。”

赵六郎傻眼:“菜?”

满宝点头,“是啊,怎么了?”

赵六郎摇手,坐在了栏杆上叹气,“太子表哥把这宅子送给你还真是暴殄天物了。”

一旁的白二郎这才想起,扭头和满宝道:“对啊,我差点儿忘了,这宅子以前是他们家的。”

此言一出,正从刘太医他们那里敬酒回来路过的老周头和白老爷一起抬头看过来。

赵六郎微微抬起了下巴。

满宝点头,和赵六郎道:“赵国公眼光挺好的,这宅子不仅位置好,地方大,房间多,空地也多,种什么都方便。”

赵六郎哼哼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现在内城各坊好的宅子可不多了,太子表哥手上也没几个宅子。”

明达看不过他的炫耀,扭头和满宝道:“这有什么,回头待我的公主府修建起来,我请你去玩儿。”

满宝就问,“你的公主府要修在什么地方?”

“不在长乐坊,就在兴宁坊,左不过这几个地方,反正不会离得很远的。”

满宝便兴奋道:“长乐坊就很好呀,那里靠山近水,又在大明宫左近,就是离热闹的地方远了点儿,但山水都有了,多好呀。”

明达便想了想后道:“有道理,回头我就让父皇把我的公主府建在永乐坊里。”

赵六郎见俩人越说越兴奋,越说越偏,便撇了撇嘴走到一边去不理他们了。

白善和白二郎却发现了一脸愣怔的老周头和白老爷,迎上去问,“周伯,堂伯(爹)你们怎么过来了?”

俩人木呆呆的目光移动了一下,定在了身前俩人身上,还是白老爷坚强些,他压低了声音问,“那,那两位是?”

白善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顿了顿后也压低了声音道:“是公主殿下。”

白老爷还算坚强,他好歹也是士人,也是世族不是?虽然很旁支很旁支了。

但老周头却是眼睛一翻就要倒下,被白善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他尽量不让人看出来,见白二郎呆住,就忍不住踩了他一脚,白二郎回过神来,立即转身冲满宝叫道:“满……师姐,你过来说说话呢?”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