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举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太子能挺到现在,是因为靳青一直在向他体内输送灵力,这才让太子成功的撑了下来。

看着太子被靳青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模样,王鹏举第一次感觉到,生命力太顽强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

被靳青反反复复的虐了三天,太子显然学乖了不少。

当他在一次清醒过来时,终于如靳青所料般说出了偶像剧中的台词:“水、给我水…”

谁料靳青的反映却比他想象中快了不少,他的话音刚落,便被靳青一巴掌扇了出去:给多少钱就想让老子跟你睡!

看着再次晕过去的太子,707:“…”你什么时候开始赚这种辛苦钱了。

趴在地上的太子艰难的呕出一口老血:“…”谁行行好,给他个痛快吧!

靳青的灵气显然很好用,太子身上的伤迅速好了起来。

虽然知道靳青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每当太子看向靳青的时候,眼中总是充满了纠结。

他确实不知道,应该拿这个对自己随意动手的女人怎么办才好。

可若是他反抗却也不能,他可不认为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能够打过一个徒手撕狼的疯女人。

就这样,王鹏举家又多了一个吃闲饭的,而且还是个除了吃饭,什么都不会的寄居者。

花朵的春天很芬芳

靳青这两天已经不上山了,因为她发现山上总是会出现一些陌生人,他们行为奇怪的在山上到处翻找,似乎是在寻找太子的踪迹。

太子也感受到即将到来的危险,每天都处于焦虑中。

见靳青懒洋洋的宅在家中,而太子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神经兮兮的盯着的门外的动静。

王鹏举终于意识到,自己一时的见义勇为似乎是给自己捡了个烫手山芋回来。

回想起那些黑衣人招招致命的狠戾,王鹏宇心中一阵阵后怕,他很担心自己的一时冲动,会给村子带来灭顶之灾。

实际上,太子紧绷的神经也即将到达崩溃的临界点。

他困在村庄之中,身边没有一个得用的人不说、

外面的形式又乱,太子根本分辨不出州府的那些官员究竟是敌是友,就连找个能带自己回京的人都不行。

想到往日帮父皇监国的时候,看到奏折上写的大赵国四海升平的文字。

太子默默抹掉眼角的泪水:他好像被骗了。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告诉他大赵国国运昌隆,处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

因此他从没有想过,京城外面的世界竟然是这么凶险。

当时发现贪墨案时,明明所有官员都同样愤怒的想要将罪魁祸首绳之於法。

可谁知道,他们才刚刚开始赶路,他就被这些自己人暗算了!

忽觉人心险恶的太子,眼泪顺着脸颊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正当太子悄悄擦眼泪时,却发现面前出现了一张俊秀好看的脸。

沈继伟歪头看着太子,由于最近吃得好睡得好,还当上了孩子王,沈继伟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轻松,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向太子:“你不开心么?”

太子:“…”你是要讨好本王么!

眼见着太子端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沈继伟却也不急,只是从兜里掏出一把石子塞进太子手中:“给你银子,不要伤心了!”

这些漂亮的石头,是他在跟着靳青进山时捡回来的。

他和小伙伴们玩游戏时,都用这些石头来充当钱的道具。

平日里见小伙伴不开心时,他也会分一些漂亮的石头给对方。

现在看着太子那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沈继伟当即大方的抓出一把石头送到太子手里,想要哄太子开心。

太子捧着那把石头,刚想着狠狠摔到沈继伟脸上,以示自己的愤怒。

他耐堂堂大赵国太子,宫中什么奇珍异宝没有,这人竟然塞一把石头给他,简直不知所谓。

谁想才刚刚抬起手,便觉后脑勺忽的一凉,太子下意识的缩起脖子。

之后太子便觉得手中忽的一空,只见靳青已经将他手中的石头部放回沈继伟手里,还一本正经的对着沈继伟训斥道:“自己的钱,一定要自己收好,谁都不能给。”

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回来,沈继伟笑的更加开心,将整个装石头的小布袋都塞进靳青手里:“爹爹的钱,都给宁儿。”

靳青嘴角抽了抽,将那小布袋收了起来,对着沈继伟点点头:“好!”你倒是拿点金子出来给老子啊!

见女儿收下了自己的心意,沈继伟蹦蹦跳跳的跑出去找小伙伴玩,根本没有被院子中的诡异气氛干扰。

看着父女俩互动的太子:“…”一个疯子,一个傻子,他怎么就混到这么个队伍中来了!

歪头斜眼的看了太子很久,靳青忽然对太子狰狞一笑:“你想回家么!”

知道太子与叛逃者系统有关后,靳青便产生了与太子同行的想法。

只是到太子这副急不可耐想要回家的模样,靳青便想着从太子身上赚点钱回来。

而且现在王家村中除了王鹏举一家外,还没有其他人知道太子在村里的事情,现在将人送走是最好的,也不会引起那些追杀者的注意。

靳青虽然不是个热心的人,但是这村中的人对她不错,她也不介意帮他们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

太子认真的看了靳青一会,忽然感觉有些头疼。

虽然知道靳青的本事不小,但他却也不认为靳青能够帮他解决回京的事。

当下便想要将靳青打发走,自己好躲在没有人的角落里静静的哭上一会。

勉强对靳青挤出一个笑,太子转身去墙根处捡了一块造房用的砖,放在靳青手中:“钱都给你,去和你爹爹他们一起采买些吃食回来吧!”快走快走,他现在只想哭。

既然那种小石头在靳青这是钱,那这大石头她应该更加喜欢吧!

靳青盯着自己手中的石头,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当傻子哄了,只见靳青飞快抬手,对着太子的后脑勺便是一巴掌:“你大爷的!”

太子应声飞了出去,在他昏迷的前一刻,却见沈继伟开开心心的去抓靳青手中的石头:“宁儿,你捡到金块了。”

见靳青面无表情的将石头送到沈继伟手中,显然是承认沈继伟对石块的叫法,太子:“…“本王错在何处!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