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已经山穷水尽,而罹患癌症的卢父恐怕在折腾没了房子之后还会令这个风雨飘摇的家负债累累,如果卢金水不跑路的话,恐怕没有谁会选择跟他共度一生。

人是有感情的,如果一起生活了多少年之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能很多人都会选择跟伴侣共同面对,也可能会选择劳燕分飞。

但是还没嫁进来就面临这样的局面,相信脑子没坏的人都不会跟卢金水在一起,哪怕他长得一表人才。

其实卢金水真的是赚了。

把整件事情简化就是卢金水只花了一万块钱干掉潘勇健,却得了个带着两万块钱“嫁妆”的媳妇陪着一起去面对海市那个陌生的世界。

弄清楚事件脉络之后林夕发现,对于卢金水这种悭吝无情、刻薄寡恩的人来说,他能把钱都交给潘丽丽管着已经算是他最大程度的爱了。

傻女孩,清醒一点吧,实他没那么爱你,只是打着爱情的旗号睡你比出去嫖更加冠冕堂皇一些、更加廉价而又容易而已。

在两个人生活稳定下来以后,潘丽丽偶尔会在规划他们的未来时念叨着当初离家出走时拿的那两万块钱,一定要还给妈妈和琪琪,又是等买完房子一定要好好赚钱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这些居然成了导致卢金水彻底甩下潘丽丽选择小三的根本理由。

试想,他连自己的亲爹亲妈都可以弃之不顾,又怎么会去帮助潘丽丽养活母亲和妹妹呢?

在屡次碰壁的海市,两个初来乍到的外乡人钱越花越少,潘丽丽逐渐了解了母亲中年丧夫还要顶着巨大压力供两个孩子读书的辛苦,也明白就算是母亲真的找个人帮忙一起撑下去,其实也不是那么令人愤怒。

主要是作为一直伸手跟母亲索要一切的她,一直享受着父亲和母亲付出的她,原来并没有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指责母亲的这些做法。

潘丽丽很后悔,总是想着去跟母亲道歉,却总是觉得这样的自己没有脸面去见母亲去求得她的谅解。

森林里的阳光映射在美丽姑娘的脸庞

可惜的是潘丽丽这一句发自肺腑的对不起,何云立没有机会听到了。

她倒是真的翻倍还了当初年少无知时拿走的那两万块钱,可是在任何一个母亲的心里,自己的娃别说十多万,就算是再多的钱她们也还是宁可要自己的娃,哪怕日子苦一些。

林夕总算是弄清楚了,卢金水只是想要一个自己比较喜欢的白嫖对象陪着一起去面对陌生世界而已,高中半途而废之后他就一直呆在家里心安理得的啃老,现在啃不到了反而要被啃,于是决定逃之夭夭。

可是他又不愿意一个人孤孤单单去海市,所以才处心积虑策划了这一场阴谋。

其实卢金水是个胆小鬼。

虽然他策划了潘勇健的死亡,可是却并不敢去实施,宁可花一万块钱让自己的表舅动手,他也不敢面对自己的父母,于是又策划了自己和潘丽丽这种不告而别的出逃。

林夕觉得需要再次更改自己的作战计划,趁着潘琪琪还没有放暑假,她要让卢金水好好开心一下。

这一段时间潘家的氛围比较轻松。

经济来源比较稳定,应聘的时候老板就说了,只要他们两口子好好干,这个店是会一直开下去的,因为老板自己把店铺给买下来了,在不需要付租金的情况下这种早餐店还是很好存活的。

一家团圆了,爸爸又答应等放了暑假就带着全家一起去金海滩乐园那边度假,潘琪琪也是铆足了劲儿的努力学习,想要考个好成绩,小丫头倒是挺会投桃报李。

林夕一本正经的问潘琪琪:“那要是你考得不好,是不是咱们就不去金海滩玩了?”

潘琪琪做了个鬼脸载歌载舞:“太阳下去明天依旧爬上来,老子考砸明天还是一样的嗨。”

还没唱完就被潘勇健赏了一记爆栗子:“给谁说话呢,还老子老子的,像个小混混似的。”

潘琪琪摸着被敲疼的头小声委屈的嘟囔着:“此老子非彼老子,这是一种豪迈的态度。三岁一道沟啊老爸,我跟你之间已经横亘了一条马里亚纳海沟。”

何云立不知道啥叫马里亚纳海沟,但是看着潘琪琪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也意思意思拍了她一巴掌:“咋跟你爸说话呢!”

潘琪琪秒怂,耷拉着脑袋继续跟虾仁西蓝花奋斗。

老妈可不敢惹啊,她绝对理解《大话西游》里两只看守唐僧的牛妖为什么上吊,惹火了老爸只要撒撒娇就完事OK,惹火了老妈她就得一直听着母上大人把自己从现在的错一直翻到两岁。

“妈,我想学画画。”

眼看着自己认怂,母亲依然不依不饶犹如滔滔江水般开始了日常念叨,潘琪琪赶紧转移话题。

“你可还有一年就中考了,到时候能跟得上吗?”何云立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连忙问道。

现在他们两口子赚钱,还可以利用结余下来的时间再做点手工,应该够供两个孩子发展一下自己的个人兴趣了。

“行。”潘勇健一口答应下来:“只要你别耽误了功课,学画画就学画画!”

说完潘勇健转过头去问林夕:“那丽丽上了大学,要不要学点什么啊?”

潘勇健其实挺惭愧,别家娃小时候又是学舞蹈又是小主持又是学声乐,可是他却拿不出钱让两个闺女去,现在总算敢问问孩子们了,可是好像已经晚了。

“我暂时还没想好要学什么,只是想跟同学一起去趟海市、S州那边玩几天,大家都商量好了,穷游,不给家里增加太多负担。”

自从上次林夕独自跑去G州又安全无虞的回来,还熟门熟路带着潘勇健坐了一把飞机之后,潘勇健倒是对自己这个闺女有点放心了,现在的孩子都不可小瞧啊。

跟何云立交换了一个眼神,潘勇健也同意了林夕的要求。

林夕又假意说她们现在暂时不走,先都跟家里大人商量好了,然后做好预算经费再研究好路线,免得临时抱佛脚。

何云立脸上这才彻底多云转晴,毕竟上次林夕的不告而别差点没把她给吓死。

假请好了,林夕脸上带着微笑,现在就等着卢金水那边带她私奔了。

头像

Published by admin666